当前位置: edf壹定发app线路检测 > 收藏拍卖 > 正文

宝港首拍弘一大师精品引人注目

时间:2019-05-14 11:44来源:收藏拍卖
1929年夏天,白马湖晚晴山房竣工,弘一大师长时间于此居住,直到1932年离开,这三年不仅是弘一潜心弘扬佛法的高峰时期,同时也是其书法风格渐臻圆融之境的重要时期。本件弘一的

1929年夏天,白马湖晚晴山房竣工,弘一大师长时间于此居住,直到1932年离开,这三年不仅是弘一潜心弘扬佛法的高峰时期,同时也是其书法风格渐臻圆融之境的重要时期。本件弘一的《华严经集联句》即创作于这个时期。

宝港2013年首届拍卖会将于10月1日至4日在香港铜锣湾利舞开槌。为了迎合大陆和香港不同的藏家品味,宝港精心设置了中国书画一、二,色蕴-明清瓷器与工艺精品专场,道蕴-宋代瓷器四个专场。

2011年上海天衡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于12月29日圆满落幕。书画专场成交额39982.7万元;油画暨雕塑专场成交额5525.9万元;钱币邮品专场成交额2377.2万元。

非心之境界,如画于虚空。此对联内容为弘一大师将《华严经》偈句,并集为三百联语之一。在大量的经书书写之中,弘一大师所推崇备至的《华严经》,即六十卷本《华严经》,介绍修行之法及行菩萨道,有晋译一种、唐译二种。由于法师的佛学思想体系,是以华严为境,《四分律》为行,异归凈土为果,研究的是华严、修持弘扬的律行,崇信的是凈土法门。因此,《华严经》不仅是弘一大师佛教哲学的主要思想来源,同时也是其笔下瑰丽书法艺术世界的灵感源泉。于是在大师的写经书法中,数华严写经为其用功最勤。顺理成章地,在艺术质量上,华严经的书写也代表了弘一大师书艺的最高成就。而其日后更于1931年,将《华严经》中同义之句集成联句,每种百联,书三百联成三本经书式册页,即《华严集联三百》,“一联之中,无有复字……只句片言,文义不具,但睹集联,宁识经旨。”而平素有人请写字,弘一大师便以其中联语和偈句相赠,广结善缘,得者珍如拱璧。正如大师所说:“缅怀罔极,追念所生,发宏誓愿,从事律学撰述,并以余力集华严偈缀为联语,手录成册。冀以善巧方便,道俗利生。”在本作品联语中,弘一大师以简练的文字寄寓了缘起性空的佛家义理,于字里行间流露出即空即有、性相圆融的佛学品格。“心”之“境”,“空”于“画”之间的关系就如明镜观像、长风画空一般,相即相入, 平等不二,表达了欲纯粹观图画之名相而洞悉其所含融空性实相的愿望,而实现空幻的现相与真实的体性之交彻融通,便是心如虚空的自由境界。

在中国书画二中,设置了一个佛教专题,弘一大师为南山律宗的传人,拍卖市场对其作品有强烈的需求。

这次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中,弘一的“华严集联三百”以有缘价6095万元成交,刷新了弘一本人的最高拍卖成交纪录。弘一的这组作品能从海外回归国内是让人激动的,同时这也是我们的初衷。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5西泠秋拍:西泠印社部分社员作品专场 Lot729弘 一(1880~1942)楷书 五言联

0447 弘一大师 篆书“佛” 镜片 水墨纸本

《华严集联三百》

纸本 镜片

尺寸:68×43cm

《华严集联三百》是1929年4月,弘一法师为纪念年轻守寡,悲苦一世的生母王太夫人七十冥诞而挥毫恭写,“缅怀罔极,追念所生,发宏誓愿,从事律学撰述,并以余力集华严偈缀为联语,手录成册。冀以善巧方便,道俗利生。”(六月六日《序》)在浙江慈溪鸣鹤场金仙寺等处所书,得者刘质平称法师历时半载书就;前撰《华严经读诵研习入门次第》亦一并收入。“惟愿后贤见集联者,更复发心读诵研习华严大典。以兹集联为因,得入毗卢渊府,是尤余所希冀者焉。”以上两处文字可见先生由纪念生母冥寿书写此件的深层动因,并变新律家为旧律家。

1930年作 65×16cm×2

来源:尤墨君旧藏

出版:1、《弘一法师书法集》图45,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年。

出版:《继往开来—长流四十周年纪念专辑》,长流美术馆,台湾,2013年3月,P143。

2、《中国艺苑名家作品》P24,中国艺苑出版社,2002年。

估价:HKD 500,000-600,000

3、《弘一大师年谱与遗墨》P137,时代文艺出版社,2009年。

此次上拍了一件弘一大师的佛字,在弘一书法作品中,小字很常见,但少见写的很大的字。而此件作品书写的是一个大大的“佛”字。佛字松放宽博,富篆籀金石之气,工稳朴素中见遒劲秀润。下面小字融合魏碑和隶书的笔法,跌宕婉约,点画多变化,如在纸上跳舞。

说明: 弘一弟子刘质平鉴藏。本拍品背面钤有蓝色朱文印“刘质平”二次。

上款人玄父,即尤翔,1920年,弘一大师来到浙江衢州,居于莲花寺。与在附近学校教书的尤玄父相识,两人同为南社社友,此时在此处相遇,未免有他乡遇故知 的感觉。多次的相见相访,谈天谈地,谈艺谈佛,使二人相交更深。尤墨君的《追忆弘一法师》一文,在《弘一大师全集十 附录卷》、《我看弘一大师》等书中均有收录。按《追忆弘一法师》一文中所述,弘一大师所用印泥红中带黄,黄中带红,色泽鲜明。而弘一大师对印泥不会特别讲究,只是用西泠印社的朱膘和朱砂印泥两种拌合而成。细辨本件书法所用印泥,如然如是。

RMB: 1,800,000-2,500,000

图片 4

本作品创作于1930年,属于“弘一体”形成期,而一九二八至一九三二年的这段时期却出现了迥然有别的两种“弘一体”,即魏碑体和帖体。帖体多从《护生画集》中的字体及《华严经十回向品·初回向章》中演变而来,更接近于成熟的“弘一体”。而魏碑体则直接溯源于弘一大师早年所下苦功的魏碑,本幅作品即属于这一特殊时期的魏碑体。出家后,弘一的用笔与结体都有很大转变,在于将原来强烈的魏碑风格融入了帖学风格。但是魏碑的基因早已融入到弘一书法的细胞中,一旦有某个契机它就会以新的形式山现。而此时魏碑基因得以重新绽放的直接契机,就是一九三〇年应夏丏尊之请为上海开明书店书写铜模字形(未果)之事。弘一书写的字模虽然没有留存下来,但相信与书赠刘质平的《华严经行愿品赞》风格类似。每个字都力图撑满格子,字的重心与格子的中心重合。对于扁形字,上下空间一样多,长形字,左右空间一样多。笔划尽量的粗、平直,稜角分明,这显然是考虑到字模的携刻环节。这种书风被大量运用于庚午(一九三〇年)和辛未(一九三一年)这两年里,尽管出现时间不长,但它毕竟是弘一大师个人面目强烈并且留下大量作品的书体。且看这幅对联,相较于其早年过分追求碑拓的金石效果,故而行笔迟涩,不流畅,而这幅作品的魏碑体中轴线端正,有的字突出横势,有的取竖势,随遇而安,非常协调。入纸时笔锋或显或藏,自由无碍。笔划显得比较方,其外轮廓光洁,不像之早年魏碑体有明显起伏的节奏感。可以说此时的魏碑体有魏碑体的造型,而它的用笔已经没有通常意义上碑学的用笔,既有方笔铺毫的运笔,又有力求中锋的圆劲,可谓方圆并济,俨然已入碑帖圆融之境界。

0449 弘一大师 行书七言联 立轴 水墨纸本

宝港首拍弘一大师精品引人注目。弘一大师一生最为亲近信赖的学生是刘质平和丰子恺,其中与刘质平书信往来长达27年之久,情同父子,而刘质平则保有弘一大师生前所赠大量书画作品,本件作品因裱褙钤有蓝色“刘质平”印,应为刘质平旧藏,想必也是当年老师所赠之作。“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让我们对这份真挚的师生情产生由衷敬佩的同时,翘首以待这件大师书迹再创佳绩。

尺寸:136×33cm×2

西泠印社2015年秋季拍卖会

估价:HKD 600,000-700,000

预展时间:12月24日至12月25日

来源:郞静山旧藏、台湾文博界某前辈旧藏

编辑:收藏拍卖 本文来源:宝港首拍弘一大师精品引人注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