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书法-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时间:2019-05-17 21:10来源:edf一定发官网登录
 刻于魏孝文帝太和二十年(496年),是属于北魏中期的典型碑刻。1926年夏出土于洛阳城北高沟村东南,后经于右任先生收藏并移存西安碑林至今。其笔画茂实刚劲,结体紧峻,意态恣肆,

  刻于魏孝文帝太和二十年(496年),是属于北魏中期的典型碑刻。1926年夏出土于洛阳城北高沟村东南,后经于右任先生收藏并移存西安碑林至今。其笔画茂实刚劲,结体紧峻,意态恣肆,气势雄奇。

  在书法界,有一句话大家经常说:“书法不仅仅是书法,而且是一种文化。”书法是文化中的一个门类,书法当然是文化,可前面这个句式让我感到很奇怪。A本来属于B,却说A不仅仅是A,而且是B。

在所有有关中国书法史问题的研究中,魏晋总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不管是古代还是现在,魏晋作为中国书法真正开始自觉化、艺术化的起始阶段,其史学研究价值是巨大的。

  “猫不仅仅是猫,而且是一种动物。”动物学家听了这样的话会感到一头雾水。“书法不仅仅是书法,而且是一种文化。”书法家却对之耳熟能详,甚至说起来振振有词。

魏晋时期,真正奠定了中国书法基础的人物,不光有王羲之,它还包括以王羲之为代表的世家贵族们。

  从逻辑上看,“书法是文化”本应是一个分析命题,意即,“书法”本身具有“属于文化”这样的性质。当被表述为“书法不仅仅是书法,而且是文化”的时候,便误为一个综合命题了。文化属性先被从书法中抽离出去,然后再像拧麻花一样给拧回去。

因此,从书法发展的史论意义上讲,中国书法在一开始就是贵族政治的产物,是与上层贵族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这就让书法天然带有一种贵族精英艺术的基因。

  最近还有两个名词很流行,一是“文化书法”,一是“艺术书法”。

因此,与书法紧密相关联的其他艺术形式,无论是在物质条件上还是在社会大环境下,都对穷困的下层人设定了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

  书法属于艺术,艺术又属于文化,所以艺术和文化都是书法的类概念。将一事物所属的类概念作为此事物的定语,这种情况很常见。比如“德国人希特勒”这样的说法,可以让不太了解希特勒的人知道他的国籍。再如,“作家卡夫卡”这样的说法,可以让不太了解卡夫卡的人知道他的身份。如果在一个对希特勒或卡夫卡很熟悉的圈子里,大家肯定不会说“德国人希特勒”或“作家卡夫卡”,因为那样太累赘。

东汉时期,着名的儒生赵壹,从儒家的观点出发,对于当时人人学习草书、人人致力于草书书法学习的局面进行了严厉的抨击和讽刺。

  可是,“文化书法”和“艺术书法”这样的说法流行在对书法很熟悉的书法界里,其中必有蹊跷。

赵壹之所以这么认为,还是跟当时社会时代的思想有关。两汉作为中国书法发展的酝酿阶段,对于后来书法的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说“文化书法”的人或许感到某些书法较浅俗,缺乏文化品位,于是拈出此语以矫正之。可这样的词语也很容易让那些没练几天字却看了几天书的人用来自我标榜,标榜的结果是,书法不像书法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汉朝高祖刘邦及其后人在推翻秦朝之后,与项羽争霸而得到天下,在总结前人经验教训之后,走向了与秦朝“焚书坑儒”行为相反的另外一个极端——

  我对“艺术书法”这样的提法却很能同情理解。因为当书法被某些文化学者搞得几乎成了四不像的时候,强调其艺术属性,一定是为了正本清源。可是这里也隐含着某种危险,如果有哪位没练几天字却拉过几天琴、吟过几天诗的风流才子说,书法不仅仅是书法,还是一种艺术,于是以“艺术书法”自我标榜,那就事与愿违了。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其实,最稳妥也最恰当的做法是,让书法成为书法。书法家加强文化修养并不是为了让书法成为非书法,而只是让书法更加成为书法。

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汉朝人在这条路上算是走到了极端。包括我们后来所知道的大奸贼王莽,夺取汉朝江山,建立新朝,就与这有很大关系。

  删除了“书法”前面的类概念,书法并不因此缺失了艺术性或文化性。就好像人们称我“邓某某”,而非“人邓某某”,绝不意味着我没人性。

关于王莽,历史和当代学界关于不止一次的给出过两种非常极端的评价,一种观点认为他是欺世盗名之人,会打小算盘,有野心,道德伪装高手,史书中的大部分人都持这一观点;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它是儒家传统道德熏陶下的社会共同推举出来的变革者,是一个传统道德价值观下被牺牲的小人物,比如雷葛的《王莽改革新论》,就从这一角度来论证王莽的悲剧性。

但是无论这两种观点究竟谁对谁非,汉朝崇儒尊孔以及他们僵化的道德观念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这一点可以肯定。即便我们假设王莽真的是一个小人,或者他不是一个小人,而当时的社会已经在用实际行动来“鼓励”王莽朝着一个道德圣人的方向努力,或许他是这样一个圣人,或者他不是,但是在当时,他最终呈现给大众的面貌就是,他的确是一个圣人。

这样的圣人,以儒家观点来说,不去当皇帝简直可惜,整个社会的儒生对他的期望也是越来越高,呼声也是越来越高的。所以后来王莽半推半就的当上了皇帝,至少体现了一种缺陷所存在的可能性。整个社会如果不允许这种“装”的可能,王莽即便可以被评选上“汉朝十大道德人物”,也是没有办法成功的。

编辑:edf一定发官网登录 本文来源:魏晋南北朝书法-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关键词: